返回旧站
“川农大精神”20周年

    【师生篇】泥泞之上 川农之魂

    2020-09-29    作者: 刘柠萱    点击量:

        日升月落,春秋代序。校七十年载风雨静吾心;地生澄黄之麦健吾体。吾灵与肉者,乃此地之馈赠。迟子建尝落墨,吾深爱着此地,爱下之泥,爱其路颇坎坷之平。

        遍万水千山,奈何犹恋此地最?奈何吾目常含泪?诚谓此地爱之深也。此地,史之点滴汇矣,农大之神载矣。时序轮替中,始终不变者为士者之姿;历史长河上,始终清晰者为士者之步。枪林弹雨、血雨腥风,江姐等先烈豪情壮志,“未惜头颅新故国,甘将热血沃中华”,驰于寂寞孤军奋战;七十年载,欣欣芳华,张洋等后浪热血高昂,“追风赶月莫停留,平芜尽头是春山”,在外寄回口罩数千余只。鲁迅先生尝有言:“无疆之远,无数之人,皆与吾有关。”吾乃国众人之其一,此犹吾之性别,吾之姓氏也,乃吾等之本,惟吾与生俱来之有者。爱国为刻于血脉中无声问候,融入骨血之宏伟图腾,集朴素之情、自然之同于一体也。

        异者或言:山川寥寥,郁乎苍苍,人于其亦若沧海一粟、朝菌蟪蛄,不及百年,化为齑粉,何言之情之汤汤?为国为民者国之大者立于庙堂之上。诚然,于此风谲云诡之世,若是明哲保身,则为上策。红日初升,其道大光。吾辈皆为时代初朝,岂忍手断少意气飞扬,甘守无光?我少年郎,晔晔如扶桑,纵使道阻且长,长路漫漫。生于商商皇皇之现世,胸中有丘壑,立马振山河,此乃爱国之情也。

        鲁迅先生不落言筌:我辈青年多为生力,遇林可辟平地,遇旷野可栽树木,遇沙漠可掘并泉。前有古人,熠熠辉光,后有来者,群英堂堂。周开达院士博观而约取,夙夜匪懈,数年如一日奔赴阡陌稻田解民生之艰; 陈育新经理磨砺风锷,一生献宏谋于优质乳制品服务;无数仁人志士于百废待兴之际,孤步前行,蹀躞万里,热血未凉挥洒四方,自强不息兴国竭力。东坡有言:古之成大事者,不惟超世之才,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。勤勉为道与世间之梁。茕茕踽踽,荆天棘地,吾等负国兴之责而奋进,不枉此行,可谓奋斗之心也。

        华夏腾飞之鲲鹏,六月息者皆为吾侪。忆往昔峥嵘岁月,清朝歌舞升平、天朝上国之梦灭于坚船利炮,华夏临“强邻环列,虎视鹰瞵”,岌岌可危。为救亡图存,众青年志士屡踣屡起,五四乍响,中国革命面貌焕然,青年自负国之重担,挽狂澜于既倒,扶大厦于悬梁。党势如破竹,成新民主主义革命之征,龙盘虎踞胜往昔,新国初立,未来可期。放眼望去,创意活动出谋划策、挥斥方遒;运动场上飒爽英姿、意气风发。戳力同心,同甘共苦,正可谓团结之神也。中国称其为中国,惟有千千万万中国人生于斯、长于斯,情感系于斯、认同归于斯。

        “天行有常,不为尧存,不为桀亡。”万物皆有理。人可得也,守道,而不得改也。吾能易之,惟有自身。且改则存,不改则亡。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通变者为英豪。”随时自择以“变”,以“通”,才能“久”。大二学子育杂交水稻,历时半年;刘永刚研含硒氨基酸之养物,发扬踔厉。其与山河同梦,与祖国共生,不但有变通之欲,更有变通之力,变通之胆。于静,不拘于外,远览全局;于动,见微波而知暗涌,闻弦歌而知雅意,处晦而观明,以如炬之慧眼、识大体之能,求适变之道。世列强并非皆新而不古,希腊罗马有古而无今,唯我华夏上下悠悠五千年,日升月暮七十载,走过蛮荒,踏过封建,越过启蒙,穿过殖民,终成一条平旷之途。是何也?成功乃造与破,而非循循之服也,此之谓求实之切、创新之髓。

        相观当今学子,国泰民安,视野开阔,或囿于物质之足,无前后之参,更易小富即安,甚而未富先老,未强先丧,于名利之诱中迷失,浮躁之风甚嚣尘上。或遗史,侃先烈血肉之躯;或去任,诩佛系风流出世。既往东隅,桑榆非晚。因此之见,惟善用教化,弘校之精神,以刃向之,除顽瘴痼疾,以雷霆之势培家情之根,承青年之责,为往圣继绝学,以怀守家护国之心,行为国为民之力,守家国海晏河清。终见鹰隼初飞,风尘翕张,乳虎啸谷,百兽震惶。

        吾爱此地,其硕果累累而仍待耕。其予吾一使命,在吾血里沸腾。前方芳草萋萋,甚幽,而泥泞令吾脚步益坚。泥泞之上,禾稼生长,残雪消融,春在路上。而不逝者,惟世传下之农大之神,华夏之魂,塑国梁骨,造国风华。农大之神,乃爱国敬业之情、艰苦奋斗之心、团结拼搏之神、求实创新之切也。其与诸华夏之魂碰撞,予吾等临危不惧、对天长啸之勇,使吾等知国于人之义,使吾等识,遍万水千山,最为眷者,乃此地也。

        李大钊曾言:以中立不倚之精神,肩兹砥柱中流之责任。其言信然,奔腾之华夷,其后之涓涓源于诸炎黄子孙之家国情怀也。生于华夏葳蕤蓬勃之时,吾辈青年,当化为鹏鸟,定海北道逍遥,浴火成凤,展一世无双!


    Copyright © 2015 四川农业大学 经济学院 版权所有